东柴家庄村位于忻府区西北约30千米,距奇村镇东北6千米处与高城乡淤泥村隔金山相望。该村南距蔚野村1千米,北距刘家庄村1千米。正西与后东高村相依,西南与前东高村接壤,东北5公里处即奇村镇张家窑村。村庄地形东高西低,东靠金山,西迎北“云中河”,于后东高村接壤处拐弯向北流去,境内河道长约2000米。全村土地面积4930亩,其中村民住宅建设用地190亩,实耕地1650亩,果园占地246亩,荒山荒坡地1476亩,隶属奇村镇辖区。据乾隆十二年(1747)版《忻州志》记载,实行乡都制时期,柴家庄村和小东沟村同属金山乡东高都,柴家庄也称“小东沟村”。新中国成立初期,小东沟改称“柴家庄”村,直至1958年隶属蔚野村附村。同年9月,人民公社“政社合一”,柴家庄村改属“上游人民公社”(奇村)。1962年版《忻县志》出现“东柴家庄”、“西柴家庄”两个村名,将奇村镇另一个“柴家庄”改称“西柴家庄村”,本村为“东柴家庄村”正式列为行政村。该村照壁以内村民划归第一生产队,照壁以外村民划归第二生产队,原“下柴家庄”为第三生产队。

年代的记忆

“德瑞门”。东柴家庄村现存孙德瑞家,砖木结构古建门楼一座。据该门楼所载文字表明,据今已有200多年历史,人称“德瑞门”。仔细查看,此门黏土胶泥地基筑就,地表青石铺设,平整厚重。选材考究的六根门柱,挺起结实的门楼大梁,多少年风吹日晒,不弯曲不变形、不虫蛀不鼠咬。悬山式结构的门梁,承载着高大厚重的砖瓦门顶。深灰色的猫头、滴水、筒板瓦,依然结结实实覆盖门顶表面,饱经沧桑。协调的色彩与四合小院形成呼应,庄重的格调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显得十分雅致。充分昭示主人文化品格,体现劳动人民的智慧。

“村冠”老枣树。东柴家庄村有一棵被誉为“村冠”的老枣树。据老人们回忆,该树龄已有300年以上。2018年报请忻府区林业局备案,列入古树保护名目。“村冠”老枣树高约 10米,主干2.5米左右,树围二人合抱有余。部分根系暴露在外,碗口粗的树根深深扎进泥土,鱼鳞斑驳的枣树皮,苍劲强健,历经无数风霜雪雨。树梢高高伸向天空,每年都有新枝新叶。树枣每年挂果很多,可供围拢观赏采摘食用。村里人谁都舍不得上树摘枣,宁肯让它自然成熟。捡起熟透落地的红枣品尝,既甜又香让人回味无穷。树主人和大家一样,时刻注意保护这颗“村冠”,因为它是全村“记住乡愁”的独特风景。

战备防空洞。1969年,东柴家庄村积极响应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号召,开始修建防空洞。现存防空洞宽三米,高二米,设有两条主洞,每条长达五百米左右。防空洞选址离村庄近、土质好、东高西低顺势而为,中部抬起很高,可防雨水浸泡。出入口选择在比较隐敞的饲养牲畜窑洞内,设计为,藏、防、住、攻一体。修建防空洞耗时两年多,村里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50多年来,村支委班子换了一届又一届,每届班子都非常注意“战备防空洞”的设施管理,两条防空洞基本完好,保留了那个年代的记忆。

乡村经济发展

清末民国年间,东柴家庄十分贫困。不少人做地当长工,一年能赚几斗粮,日子过的紧巴巴。农闲时三五人结对赶毛驴到口外(内蒙)驭碳。驴走人也走,天黑就住店。一次驭碳百把斤,回到奇村出售赚些钱。1982年之前的三十多年里,东柴家庄村以集体经济为主,每天集体干活,年底评工分计算收入。每个工值最多没有超过0.60元,1972年最少每工值只有0.24元。1982年后,开始实行生产责任制,大大调动农民种田积极性。1981年全村粮食产量只有42万斤,2017年全村粮食产量达到200万斤。当年全村种植辣椒600亩,解决了村民就业问题,收入成倍增加。过去大家外出打工赚钱,现在栽辣椒、辣椒授粉、摘辣椒,都需要劳动力,不出远门就可务工,节省大量时间。村里发展养猪、养羊、养鸡、农业机械服务等小型企业。村民李路生“扫帚厂”、孙玉牛“手工醋厂”快速发展,收入显著增长。2018年,孙海青办起大棚,种植培育辣椒苗,效益可观。据统计,2017年全村人均GDP达到7000元。

“秀香容”老陈醋

忻州市秀容陈醋有限公司座落在忻府区奇村镇东柴家庄村。20世纪80年代,孙玉牛经过调研思考,连续奋斗发展酿醋业,产品注册“秀香容老陈醋”商标。老陈醋,已有三十多年的生产历史,精湛的传统手法酿造技艺,色、香、味俱佳,十里八乡小有名气。“秀香容”色泽棕红,醋香浓郁,过夏不霉,过冬不冻,不加任何色素、添加剂,日产六七百斤,月销二三千斤。目前,支村委很关心企业发展,千方百计给于支持帮助。我们有理由相信,“秀香容”老陈醋,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Tags :

周五,创业板指数惊艳的创出近4年新高报2319点,从2018年10月19日1184点算起,创指几乎翻倍。再反观上证指数,从2019年1月4日2440点见底到现在的2967点,涨幅才20%左右。

同样是我大A股票,两个指数涨幅相差为何如此巨大。我无法解释,只能用“不科学”三个字来敷衍。

然而回顾历史,我又不觉得奇怪了。在2015年A股超级大牛市中,我找到了答案。

从以上2013~2015年创业板牛市中,我们不难看出。在2013年创业板指数开始走牛的时候,上涨指数几乎是不跟涨,不但不涨,反而跌了几个百分点。2014年,上涨指数开启补涨行情,创业板指数有所落后。2015年A股全面开启牛市,但还是创业板指数最牛。

就目前而言,创业板指数已经领涨上证指数约80%,是不是有点像2013~2015年牛市初期呢(小票疯涨,大票看戏)。

那么接下来A股接下来A股很有可能进入第二个阶段——上证指数进入补涨阶段(大票补涨,小票休息)。而这个周末管理层又推出上证综合指数改革措施,给了上证指数补涨理由。

如果这里A股真的即将进入牛市第二阶段,我们选股的思路要改变了——做游资的叛徒,跟随机构做价值龙头股。简而言之,选股当以大为美,以时间换空间。关于这一点,A股周五就有所征兆了,大票大涨,小票亏钱。

总而言之,个人认为A股正在走牛,而且模式上与2013~2015年相似。

既然A股目前是牛市,我们当然不能怂。但下周只有3个交易日,文哥不想太折腾,继续重仓医药股。

在强调一次,文哥看好医药股的逻辑是国外疫情进入二波主升浪,马上要冲击千万新冠肺炎患者大关,届时全球死亡人数或超50万人数。就这个丧亡数字来看,可能是二战后全世界波及范围最大的一场灾难了。在这个背景下,医药医疗板块作为最强武器,板块指数必须创历史新高。而东财医药制造板块指数虽然近期创出近5年新(领先创业板指数),但离历史新高还有一段距离,我理解为预期差。

另外,我还还简单的研究了一下国产芯片板块见顶是的成交量,冲顶阶段国产芯片最后10个交易日总成交额从828亿元急剧放大到1793亿元。

而与国产芯片板块(目前总市值3.5万亿)体量相当的国药制造板块(目前总市值4.72万亿)最近5个交易日的平均成交量才800亿左右,完全不是顶部应有的量能。

所以我认为医药制造板块的行情还没有结束,最疯狂的主升浪大肉还在等我们。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