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军长先生我爱你最新章节!

“什么事情,赶紧说。”慕离不由凝眉问道。

“还记得我曾经给你的那封信吗?我今天又收到了一封,信封是写给我的,可是我打开后里面还有一个信封,上面却是写着你的名字。不知道是谁搞的恶作剧,您的信为什么寄给我。信我已经带来了。”说着姜律师伸手摸向牛仔裤屁股上的兜,掏出一封信。

这时候她已经用眼睛余光看到了林青就站在厨房门口,她莞尔一笑,向前凑向慕离,在林青的方向看来就像是两人接吻一样亲密接触。

信封放在慕离的手中,她才缩回身子,假装羞涩的对慕离说道:“我该回去了,我们在这里待得时间太长,别让军长夫人和老太太多想。”

说着她慌张的跑出来,林青慌忙躲在门后面,假装紧张的姜律师故意装作没有没看林青,跑进餐厅,疑惑的问向正在收拾碗筷的保姆:“军长夫人和老太太呢?她们都吃饱了吗?”

保姆对姜律师不是很喜欢,觉得她居心不良,窥探军长夫人的位子,迷惑军长大人,便爱理不理的回道:“吃饱了。”

姜律师闻听便向客厅走去,林青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姜律师跟慕离说的话,她都听到了。

心如万箭穿心,想不到她失踪的这几天,慕离不但带着姜律师参加宴会,而且还给她打电话说想她,多么肉麻的言语,他在外面不喜欢秀恩爱,还从来没有打电话回来跟她说想她。

两人靠的那么近,姜律师还送给他一封信,这封信一定是情书。

他们之间都没有这么浪漫,相互传递情书。

他们之间竟然有那么多她和慕离这十多年夫妻都没有做过的事情,这让林青心里苦涩不已,新人终究是新人,什么都是新的,慕离又怎么会不心动。

冰肌玉骨美美清秀少女户外阳光下写真

“军长夫人您在这里这里做什么?”保姆端着碗筷向厨房里走去,看到林青正在门口,不解的问道。

林青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滑过双颊,凉凉的,她慌忙把头扭向一边,假装无意的伸手擦擦眼泪,笑道:“没事,好像让小飞虫迷了眼睛。”

“让我帮您看看嘛?”保姆很是关切又心疼的问道。

“不用,你快去忙吧,手上还端着碗碟呢。”林青笑道。

“呵呵,是啊,看我都忘了,那我去忙了。”保姆笑着向厨房内走去。

一扭头看到军长大人也站在门口不由惊叫:“军长大人,没有找到酸奶吗?怎么才……”

还不等她说完,慕离不耐烦的摆摆手说道:“你快去忙吧。”

保姆便不敢再说什么,点头笑道:“好,我去忙了。”

林青也转身要离开,本来她就对慕离有气,现在亲眼看到他和姜律师亲热举动,互递情书,心中更是不爽,自然不想见到他。

慕离伸手将她拉住,假装若无其事的问道:“林青,等等我,一起上楼。”

“你还是陪你的小娘子吧。”说着林青伸手拍开慕离揽住她腰肢的手,生硬的说道。

“胡说,你今儿是中邪了?净说些不着边际的话,我念你失踪几天,心情不好,不与你计较,以后切不可再说这样的话了,否则……”慕离面带不悦的警告道。

“否则怎样?把我休了?正好接你的小娘子进门,不对,已经进门了,是扶为正室吧。”林青冷笑道。

“林青,是谁给你下蛊了?你就是我的正室夫人,不要作践自己。”慕离脸色微沉,双眸凛冽,看得出他也生气了。

“我作践自己?那你呢?人家不是给你送情书了吗?”林青被慕离骂的双眸含泪,赌气辩解道。

“那不是情书,而是,而是……”慕离说着,面色变得犹豫起来,信上的事情不能告诉林青,他在想一个合适的解释。

林青却等不得,他的犹豫就是在承认,如是,自以为是得到证实的林青扭头就走。

慕离连忙跟上去,声音低沉的说道:“你听我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都已经抓现行了不是吗?”林青脚步加快,不想看到他,不能听到他的声音。

这个时候她已经被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蒙蔽了心,无论慕离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

反而心中更生厌恶,如果他爱上姜律师,大大方方的承认,或许她还敬重他是个爷们,像他的个人,有军人气质,不愧是军长大人。可是如今他在掩饰,想要家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太猥琐,这样的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允许发生在她的身上。

事情来得太突然,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何种表情面对慕离,面对这个家,甚至面对明天就会回家度周末的橙橙。

她只能逃避,把自己包起来,然后静心想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慕离哪里肯放她离开,在后面紧追不舍。

在路过客厅的时候,沈玉荷看到两人情形不对,忍不住皱起眉头扬声喊道:“林青过来坐会,家里有客人。”

闻听这句话,林青不得不停住脚步,心里纠结了一下,还是乖乖地走过去。

她只当姜律师是空气,脸上强挤出微笑,坐在沈玉荷的身边,笑道:“那块电视剧演完了吗?”

“对的,演完了,这块也不错,是清装戏。”沈玉荷笑道。

林青不由送了口气,终于不是婆媳关系的戏了,这样即便是她陪她看电视,也不会顺带听她教导她婆媳关系的相处方式,其实就是儿媳妇怎么孝敬婆婆,这种折磨终于到头,心中自然高兴。

忽然她为自己这个想法惊住了,潜意识里自己是不想离开慕离吗?

即便是他背叛了她,还想继续留在这个家里。

容不得她多想,沈玉荷又开口了,“这些宅斗片里的女人真不容易啊,比比从前现在的媳妇真是幸福,从前的年代做人家儿媳妇遭罪,不是有句话么,多年的媳妇熬成婆,才能确立在家中的位置,一个熬字多少辛酸啊,叶正应了那句话,打出来的媳妇揉出来的面。”

很应景似的,电视画面出现媳妇战战兢兢的给婆婆端茶,却被茶水泼了一身。

电视上的婆婆声音冷厉的骂道:“你想烫死我,好当家做主是吗?”

而媳妇则在地上磕头如捣蒜,一个劲的哭着哀求:“不敢,求婆母大人饶了我。”

林青实在看不下去这样的画面,只得敷衍的笑道:“是这个媳妇该打,烫茶水怎么可以端出来给婆母喝,总要试下温度的。”

沈玉荷很满意林青的回答,她现在是越来越乖巧了,懂得顺着她的思路回道。

于是点头笑道:“也难为这个媳妇了,林青你上楼休息吧,这几天在外面担惊受怕的肯定休息不好。”

林青就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喜悦毫不掩饰的涌上脸颊,随即又觉得不妥,收敛了喜色,继续换上惯常的微笑:“还好啦,只是这样慢待了客人。”

说着她扭头望向姜律师,客人自然是指她了。

姜律师虽然心里很是不爽,她们婆媳俩的聊天分明就是把她当成外人的家常话。

但是脸上却不敢流露出分毫,林青能讨得沈玉荷的欢心,她自然会做的更好,何况还得到了慕离的默许,让她更加有信心。

于是微笑回道:“军长夫人,您去休息吧,不用管我,我也不是外人,陪着沈姨聊会就回去了。”

沈玉荷接口笑道:“快去休息吧,没人会跟你计较失礼不失礼什么的。”

林青这才微笑着点头:“谢谢妈,姜律师失陪了。”

说着她站起身来,转身向楼梯口走去,一直没有说话的慕离朝着沈玉荷点点头,也跟在她伸手上楼。

回到卧室,林青则换上冷冰冰的面孔,拿起浴袍走进浴室。

“我们一起鸳鸯……”慕离也赶紧拿着浴袍想要走进去。

门却嘭的一声被关上了,慕离无奈的摇头笑笑,不由哀叹,不知道林青对他的误会有多深,想到自己在她失踪的那几天按兵不动的策略,只怕有人早已经在她面前添油加醋的诉说了,还有带着姜律师参加宴会,今晚上抓住姜律师给他送信,等等。

这些事情他该怎么解释,或许不解释就是最好的解释。

否则只会越描越黑,证明他心虚,欲盖弥彰,以后相处的时间还长,她会慢慢明白他的心思的。

想到这里,慕离放下手中的浴袍,拿起笔记本安心在沙发上处理文件。

林青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依然没有跟他说话,而是直接上床,躺下睡觉。

慕离不由扬声问道:“怎么睡得这么早?”

“困了就睡,给你时间去送你的小情人回家,我睡了你甭管我。”语气是调侃讥讽。

慕离摇头笑笑,知道她在气头上,说话没有把门的,也不跟她计较,继续处理文件。

躺下的林青本来是不想睡的,只想躺着,也为跟慕离赌气。

谁知道后来还真的睡着了,她恋床,在外面的那几天都没有睡好,白天跟堂主夫人玩还好,到了晚上就会睡不着,除了不是惯常睡得床之外,还因为她担心慕离着急,她失踪了,他一定疯了。再加上今天一天在办公室里,听了那么多闲言碎语,让她本来就很疲惫的身心更加的疲惫。

慕离听着她发出细微的鼾声,知道她睡着了,便悄悄起身走出卧室。

来到客厅里,姜律师还在陪着沈玉荷看电视,慕离不由眉头一皱,“你还不回家吗?”

“军长夫人已经休息了?”对于慕离的再次出现,姜律师有着意外的惊喜,甚至当成对她的眷恋,才会下楼来看她。

女人一旦掉入到感情漩涡中,总是会自以为是的主导感情,其实未必那么一回事。

“回去吧,夜深了一个女孩子回家不安全,你哥不担心你吗?桔子不用你讲睡前故事了吗?”慕离淡淡的问道,声音里充满了不悦。番茄社区tomato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