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七月是睡到日上三竿起来的,醒来后那真是腰酸背痛!睁开眼睛,看到房间里窗帘还拉着,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只是那边缘却是泛着红色的光芒,那是旭日当头。她的意识还朦胧着不清楚,看了看周遭,一个人也没有,他并不在。

宋七月不禁大喊了,“莫征衍——!”

喊过了一声,也是没有人,宋七月又是大喊,“莫征衍!莫征衍!莫征衍!”

在套房的外边,那客厅里,莫征衍正坐在沙发里,他正拿着一份文件在过目。

齐简再侧,何桑桑则是在报告文件里相关内容。

原本是很安静的氛围,唯有何桑桑轻和冷静的女声,但是突然一下,另外一道女声惊起!

“莫征衍——!”她在大喊!

当下,何桑桑怔住了,齐简也是一怔。

而坐在沙发里的莫征衍,他单手扶额,则是挑了下眉。

继续的,那呼喊声不断响起,像是电报在播报一样,这让原本是淡漠聆听汇报的他,微微扬起了唇角来。

“莫总,宋小姐醒了。”何桑桑回道。

莫征衍放下了文件,他默然起身,便往那后方不远处的卧室走。

雨天下田园中的性感

原地的何桑桑惊奇了,齐简更是。

这位宋七月小姐,真和以往那些女人相距甚远。

莫征衍推门而入的时候,宋七月那一个字“莫”就卡在了喉咙处,她眯起眼眸来,就看见他高大的身影出现走了进来。

反手关门,莫征衍走了进去,在床边坐下,“你叫的这么上天下地,把我喊进来,我还以为怎么了。”

宋七月一看见他,她裹着被子,哼了一声。

“怎么又不高兴了。”他问道。

“为什么你没有陪我一起睡觉?”宋七月问道。

“我睡醒了,去办了点事。”他将她连人带被子一把抱过来,圈在胸前。

“你应该在我身边等着我睡醒,然后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就可以看见你,这样才像是一对新婚夫妻呀。哪有像你这样的,自己快活完了,睡醒了,就把新娘丢在床上,然后自己去工作了?”宋七月用手戳着他的胸膛。

“恩,那明天我会等你醒过来。”莫征衍笑着握住她的手。

“不行,我要罚你!”宋七月依旧不肯。

“你吩咐,我照办。”

“我要你帮我穿衣服,还要你抱我去外边,我饿了,我要吃东西。”宋七月已经张开了双手,一副等着人抱的样子。

莫征衍一把拉过她的手,找来浴袍将她层层裹住,又拿来被子。

“啊,浴袍就够了,为什么还要被子!”宋七月轻呼,她快闷死了。

莫征衍却是不管,“今天天冷。”

“哪里冷!”

他已经将她的手环过脖子让她抱住自己,手上一个轻巧,就将她抱起,往外边走。

“你开门。”莫征衍低声一句,宋七月将把手旋转。

“莫总,宋小姐。”齐简和何桑桑看见他们出来,只见莫征衍抱着还裹着薄被的宋七月,这下是吃惊之余,却也是默默接受了。

只要一遇上这位宋小姐,那么在莫先生身上,什么诡异不可能的事情,都会有可能发生。

宋七月却是一愣,她才反应过来,“啊,齐简,桑桑,你们也在啊。”说着,她不禁侧目,扭过头瞪向那罪魁祸首!

他知道他们在外边,竟然还就这样抱着她出去?这不是让她尴尬?

莫征衍将她那眼神全都捕捉到,美其名曰,“你提的要求,我当然要满足你。”

“以后你们不要再喊宋小姐。”莫征衍又是吩咐,他命令道,“她现在是我的妻子。”

此话一出,两人大惊!什么?莫少说她是他的妻子?

见他们这么惊讶的眼眸,宋七月差点也觉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她笑了下,“哈,不凑巧,我们两个不久前登记结婚了。”

这下子,更是事实确凿,当真是如此!

“太太。”立刻的,他们两人改了口。

宋七月郁闷了,“我也没这么老吧?不要叫我太太,换个称呼吧。”

“莫太太。”立刻又改了口。

但是,这两个称呼有差吗?虽然是他的太太,但是宋七月并不喜欢这个称呼,“能不能不要喊太太?”

两人静静一想,突然有了答案一般,再次呼喊,“少夫人。”

“其实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宋七月倒是不介意。

“好了,就这么喊吧。”莫征衍见自己的手下苦思冥想也不成功,也不让他们再为难了。

莫征衍又是吩咐何桑桑去准备衣服,宋七月则是道,“不用啦,我带了衣服过来的,去我的酒店拿吧。”

又是将酒店一报,齐简和何桑桑立刻去了。

这边,服务生将早餐送了过来,宋七月拿起叉子,叉了一个小蛋糕就啃了起来。她一边吃,一边嘴角掉下细碎的碎末来。又是喝牛奶,忙的不可开交。

莫征衍对于她那丝毫不淑女的吃相,也是司空见惯,独自拿了报纸,就在一边陪伴她。

“你不吃吗?”她含糊不清的问。

“我吃过了,你吃吧。”莫征衍看着报纸,却是微笑着说,“多吃点,才好有体力,省的到一半就喊不行了。”

宋七月愈发愤愤然,将那面包片切的咯吱作响。

那两人的速度很快,一个来回就将宋七月的衣服全都送来了。而回来的人不单单是他们,还有另外一人。一进来就黑着脸的,正是邵飞。

邵飞将她的行李袋送了来,宋七月则是笑了,“飞儿,你也来啦。”

“宋经理,今天中午你约了人吃饭,但是现在已经是下午了。”邵飞冷声道。

宋七月也想起来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她立刻道,“我现在就去换!立刻出发!”

宋七月裹着被子浴袍,蹦跳着回卧室,何桑桑则是将行李袋递进房间里。

邵飞的视线望着莫征衍,那是审视考量的眸光,莫征衍瞧见了。

他打了声招呼,“你是七月的秘书。”

“莫总你好。”邵飞公式化的打招呼。

“飞儿,你好。”谁知道,莫征衍却这么呼喊他,回了一句。

邵飞本来绷着一张脸,现在是无言了!怎么又是飞儿!

“我好啦。”此时,宋七月飞快换装而出,她扭头道,“征衍,我要去工作了。”

“去吧。”莫征衍微笑。

宋七月就要出发,齐简为她开门,何桑桑则是在后方喊道,“少夫人,您请慢走。”

少夫人,恩,这个称呼其实听着还是蛮不错的。男人必看的午夜App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