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最新版本

而与此同时,沐家之中,在接收到了那两个盒子之后,所有的人都是陷入了迷茫之中。

这盒子是什么人送来的?又是装的什么东西?

“老大,这盒子什么人送过来的?”大殿上,一个老头开口道,说是老头,其实看上去并不是很老,而且看上去甚至是个青年人。

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只是他,原因无他,他是沐家的家主。

“不知道,父亲,这是快递送到我们俗世点的,一看是指名道姓要我们收的,然后就有人送过来了!”旁边一个中年男子道,他是沐家家主的儿子,排名老大,实力亦是如此。

“拆了!”沐家家主大手一挥,冷冷的开口道。

“是!”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其实这倒并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惊动家主,但是下面的人看到竟然有俗世的快递寄过来,都是有些郑重,所以才是交到了家主的手中。

很快就是有人动了起来,打开快递包裹之后,众人面色微微一变,里面似乎还用保鲜膜封住了。

几人对视了一眼,再次动了起来。

很快保鲜膜被拆开了,但是与此同时,众人也是闻到了一丝丝的血腥味。

沐家家主脸色微微一变,唰的一下子就是站了起来,推开了众人。

“父亲!”老大也是察觉到应该是出了问题,否则的话,这里面不应该有血腥味。

阳光女孩

家主的面色十分的凝重,定定的看了一眼快递之后,便是伸手打开了纸箱子,里面是一个木匣子。

家主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打开了匣子,等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之后,众人眼中都是浮现出了一股浓浓的不敢置信。

“这,怎么会这样?”

“沐雷,沐霞,们怎么会出事啊!”

四周的人纷纷开口道,尤其是家主,脸上的表情阴沉的说不出话来。

他怎么都是没有想到,这匣子里面装着的,竟然会是沐霞和沐雷的人头。

“他们不是出去完成任务了吗?”家主冷冷的开口道。

“是的,他们奉命去杀李钊了!”老大抬起了头来,“辰儿也是被这个畜生杀的!”

“王八蛋!”家主大怒,脸上的表情越发的阴沉了起来,一张拍在了桌子上面,“畜生,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家主豁然转身,“谁,去帮我杀了他!”

“我去,父亲,我愿意去!”老大率先开口道,眼中也是喷吐着浓浓的怒火。

“不能去!”沐家家主看向了老大,沉默良久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为何?父亲?为何我不能去?”

“是未来沐家家主,为了一个李钊,不值得出手,让供奉去,让曹供奉!”家主继续道。

曹雨生,是沐家的供奉之一,实力极为的强大,在沐家供奉之中,排名第五,即便是整个沐家,也不一定有多少人能够打败他,只因为他的实力,达到了恐怖的中品尊阶!

听到这话,老大也是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去通知曹供奉,无论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杀了李钊,让他血债血偿!”

森然的声音在大厅回荡着,暴露着无穷的杀意。

而与此同时的李钊,也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喷嚏,面色有些奇怪。

不过很快,他就是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

自从前天晚上用秘法和玉三娘沟通了之后,李钊便是隐约能够感觉到,玉三娘似乎正在靠近。

而今天早上,玉三娘终于是到了一处能够使用电话的地方,告知了李钊所在处,然后全力往回赶。

玉三娘回来了,李钊便是无需担心了,什么沐家,隐世家族,对于沐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李钊离开了李府,信步走在了北海边。

阳光已经有些炙热了起来,四周的气息照在身上,暖洋洋的。

而体内的长生灵力也是与此发生了共鸣,缓缓的运转着,不断地吸收着四周的灵力。

事实上到了现在,李钊的长生灵力便是不运转,它也能够自动吸收外界的灵力,对于李钊来说,很方便。

很快,李钊便是出现在了北海公园。

北海公园算是燕京城一处比较有名,而且经典的景点了,经常有人过来玩,人倒是不少。

李钊左右无事,便是闲逛了起来。

公园里头,除了游客之外,最多的人大概算是老头老太太了,要么围在一起下象棋,要么就是练习广场舞,总之,活动丰富。

李钊看的津津有味,冷不丁远处一个姑娘跑着就是撞了过来。

李钊诧异的看了一眼,凭借着极其敏捷的身手错开了位置,让开了那个小姑娘。

好巧不巧的,小姑娘到好像也是看到了李钊一样,准备换个方向躲开,一时之间,两人倒是出现在了同一个方向。

李钊眉头一皱,迟疑了一下后,身形一晃,再次让过了那个小姑娘。

小姑娘也是微微一惊,脚下步伐一乱,直接就是往旁边倒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李钊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乖乖,现在年轻人也开始学会碰瓷儿了?

“扑通!”小姑娘直接就是跌倒在了地上,整个人好像摔蒙了一样,表情茫然,一脸无措的看着面前的李钊,再看看自己的样子,登时微微一慌,急忙从地上站了起来。

“没事吧!”李钊双手抱在了胸口,开口问道。

“没,没事!”小姑娘摇了摇头,面色奇怪的看着李钊。

她有些不解,方才的时候,明明自己和他都要撞在一起了,偏偏,他扭了几下,从头至尾速度快得很,自己竟然没有碰到他。

“看我干什么?”李钊眉头一皱,这小姑娘的表情有些奇怪啊,难不成真的想要讹自己?

“没,没什么!”小姑娘再次摇了摇头,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刚才倒在地上,肩膀确实是有些痛。

“肩膀没事吧?”看到小姑娘可怜兮兮的样子,李钊不由得开口道,同时伸出了手,“我是医生,要不要我帮看看肩膀?”

“小伙子,怎么回事?怎么把人家姑娘给撞到了?”就在李钊准备帮她看看的时候,旁边的一个老大爷突然开口道。

“不是我撞的!”李钊两手一摊,脸色显得有些尴尬,怎么怕什么来什么?

“还说不是,我这双眼睛雪亮雪亮的,看的是清清楚楚,不要想狡辩!”老大爷指了指自己有些浑浊的眼神,然后警告李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