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com黄色软件

“你怕被妹妹知道你也有不懂的东西。”

“你这样不懂得变通,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

“我不需要。”

承时一脸深沉的看着自家耿直弟弟,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把自己最近在网络上学的新词活学活用。

“哥哥等着你打脸真香!”

这边几个小家伙就‘结婚’展开拉锯战,那边时秋生认认真真听墨行渊把大概的婚礼计划说完,提了几点自己的建议,便点了点头。

“好,好,既然都已经在准备婚礼了,小孩子的心性也该收收了,不管以后怎么样,两个人好好过日子。”

时遇听到时秋生这番话,莫名有些羞赧,看了墨行渊一眼,难得在时秋生面前撒娇。

“爸爸,你说什么呀,我现在也有好好的生活,我很成熟的!”

墨行渊意味深长的瞥她一眼,半勾着唇笑。

时遇瞪他一眼,笑什么笑,她说的明明都是实话。

墨行渊长指轻敲了敲桌面,一切尽在不言中。

清新小美女咖啡厅休闲写真

时秋生看着两人的眼神互动,眼神似是欣慰,又藏了几分酸涩。

三个月。

他低头看着自己桌底下有些颤抖的双手,左手握住右手,使了劲。

再坚持三个月,他一定,要亲眼看着时遇结婚。

……

吃完晚饭,时遇兴冲冲的换好了运动服,站在跑步机前等着墨行渊,却没想到墨行渊拿了件大一给她罩着。

“去楼下。”

时遇一呆,“不是说好一起锻炼吗?”

墨行渊点了点头,“是锻炼。”

小区楼下有一片很大的空地,墨行渊指着中间那个喷泉水池。

“你先绕着这个水池慢跑三圈,当是热身。”

时遇看了眼那个不大不小的喷泉池,虽然因为天气冷,这个时间小区楼下并没有什么人。

但一个人绕着喷泉池跑,总觉得有点傻。

“那你呢?”

“我在旁边看。”

跟着下楼的承时承煜也仰着小脑袋喊,“我们也会在旁边看着妈咪的!”

时遇看着两个小家伙认真的小脸,有些心塞。

虽然知道两个小家伙是在为她加油,但她此刻宁愿他们和没心没肺的糯糯一样,待在楼上抱着白白看动画片。

时遇抬眼看墨行渊,“你不跟我一起吗?”

墨行渊轻挑了眉,“不想跑?”

时遇点头,然后又摇头。

“不想一个人跑。”

“哦。”

时遇拧眉,这个男人竟然只是轻飘飘‘哦?’

她嘴角扯出一抹微笑,“这个时候,身为男朋友兼未来丈夫的你,难道不是应该说,陪我一起跑吗?”

墨行渊嘴角也勾起一抹笑,伸手把她的外套脱了,露出里面的运动装。

“可是说要减肥的人不是我。”

时遇倏然被冷风一吹,身体抖了抖。

听到墨行渊的话,这才想起来,这个男人压根就不想要她减肥。

她咬牙看了一眼墨行渊,“你狠!”

但是她说了要减肥,就一定要减!

时遇转过头不看他,搓了搓手,做了几个拉伸的动作,便开始一圈一圈的绕着水池慢跑。

或许是因为冷,她跑的速度有些快。

时遇实在是不经常运动,所以只是绕着喷泉水池跑,三圈下来,就已经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气喘吁吁。

缓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墨行渊。

“跑……跑完了……可以,回去了吧?”

墨行渊却是在时遇期待的目光中,脱了身上的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休闲体恤,随手将自己的和时遇的外套递给两个小家伙,活动了下身体。

“我应该有告诉你,刚才,只是热身。”

时遇瞪大眼。

墨行渊已经慢慢开始跑,“接下来,是绕公园三遍。”

时遇站在原地没动。

墨行渊没有听到脚步声,停下脚步,转头看她。

“还想不想减肥了?”

时遇深吸了一口气,站起身,“减!”

想这样就让她放弃减肥?太看不起她了!

墨行渊看时遇铆足了劲跑到他前面,站在原地微眯了眼,却是什么都没说,跟在时遇身后跑。

等时遇跑完三圈,已经是半小时过去。

墨行渊已经穿好外套,找了个避风处等着。

时遇拖着步子过去,脸涨得通红,嘴里也还喘着气,“承时承煜呢?”

“让他们先回去了。”

时遇抬眼,看到墨行渊脸不红气不喘,额头上一滴汗都没有,突然有些牙痒痒

伸手拿过墨行渊手里的外套,不再说话,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走。

只是因为缺乏运动,突然这么大运动量,两条腿好像不是自己的,要不是因为在外面,只想就地跪下。

喉咙口也难受的像是被东西卡着,胃里直翻搅,想吐。

墨行渊在后面看着,叹了口气,几个快步走上前,拦住时遇。

然后在时遇有些愤怒的注视下,蹲下身,‘啪啪啪’打在她小腿上。

“哎,疼,疼——”

墨行渊看也没看她,“不想明天下不来床就闭嘴!”

“我都这样了你还想着那种事!”

时遇有些气急败坏。

墨行渊给她拍打小腿放松肌肉的动作却是突然停了下来,保持着半蹲的姿势,饶有趣味的抬头看她。

“哪种事?”

时遇只叉腰瞪他,眼神像看流氓S狼。

墨行渊却是慢悠悠站起身,双手插兜,居高临下的俯视她。

“看来,你对那件事,也很是喜欢。”

“你胡说!”

墨行渊却只是看了眼她的腿,“能走吗?”

时遇扭过头大步往前走,突然就觉得小腿一抽,左脚勾到右脚,就要往前面摔。

“啊——救命!”

腰间搂过一双坚实的大手,时遇抓着他的胳臂,泪眼婆娑。

“阿渊,我好像,腿抽筋了……”

墨行渊没动。

时遇扁了扁嘴,“脚踝好像也扭到了。”

“……”

良久,墨行渊看着她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虽然是早有所料,但依旧觉得额间隐隐抽痛。

叹了口气,把时遇身体扶正,背对着她弯下腰。

时遇唇角微翘,立马扑了上去,搂住墨行渊肩膀,还不忘控诉。

“都怪你故意让我跑这么久,你得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