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高清影视在线观看

() 天帝战场,血族大本营内!

整个大营主帐内部的气氛显得无比之凝重,一向还算比较随和的血族月大统领,此刻脸上却是阴云密布,一股骇人的怒气开始在他身上不受控制地泄露出来。

大帐下方,此刻正跪着两道身影,赫然便是刚刚从蓝水秘境通过秘法速赶回来的月狂与月权!

面对怒不可遏的月大统领,他二人虽然也算是统领级别的人物,此刻却是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只能心惊胆战地等待着月大统领的发落。

“哼!”

沉默良久后,月终于发出一道犹如惊雷炸响的怒哼声,直令跪倒在地上的两个人身体猛然一颤,很明显是被吓得不轻。

“月狂、月权!”月大统领双目微微眯起,戾气涛天地爆喝一声道:“你二人可知道自己惹下了多大的祸事?!”

“启。。。启禀大统领!”

月狂做为此次任务的统领级人物,不得不有些结巴地开口替自己辩解道:“我们绝对没有勾结盘古世界阵营,这一切。。。都是那个狡猾的杜龙。。。布下的一个局啊!”

“你给老子闭嘴!”月大统领丝毫不留情面地怒骂道:“任务失败!损兵折将不说,你这个蠢货居然连另外三族都给得罪死了!”

“你可知道现在力尸魂三族干脆都不派使者前来兴师问罪,他们直接在力族大本营联手秘密会谈,也许正在商量着要如何联手对付血族也未尝可知啊?!”

“在回来复命以前我也知道会有这种最坏的可能性!”月狂慌忙开口为自己辩解道:“但是。。。我却依然还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了,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并没有暗中勾结盘古阵营一方,我问心无愧。。。”

村村棚拍秀清爽风采

“狗屁!”月大统领再次怒吼道:“身为负责此次任务的统领,你在展开面攻击的时候,就不能多做几次试探吗?!只要你多加小心谨慎一些,又何至于会落到如此的境地?!”

“。。。。。。”

面对月大统领的责难,月狂哑口无言以对,正如他所言,就算此次自己并未曾勾结盘古阵营一方,恐怕也难逃任务失败的罪责!

“哼!”月大统领冷眼看着他哑口无言以对的模样道:“从现在开始,你给老子呆在大营内部不许外出半步,好好为自己祈祷一番,希望另三族愿意放过你一马吧!”

“属下。。。遵命!”月狂目光闪烁变幻不定,有些意兴阑珊地拱手领命应道。

“唔!”月大统领这才将目光投向一旁的月权道:“月权!临出发之前我有没有千叮咛万嘱咐,让你无论如何要确定自己成功掌控血影攻杀大阵以后,才能让月狂下达面进攻的命令?!”

“有。。。有!”月权慌忙回答道:“我当时也确定自己已经掌控了那座血影攻杀大阵,只是。。。没想到竟然是那个狡猾的杜龙。。。故意让我拥有一定的控制权限罢了!”

“故意?!”月大统领冷然道:“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怀疑?!”

“我确实曾有些怀疑,只是。。。属下怎么都没有预料到,那个杜龙掌控血影攻杀大阵的血脉竟然会比我的血脉还要高级!”月权无奈叹道。

“你是说。。。对方掌控血影攻杀大阵所动用的心头血。。。比你的还要高阶?!”月大统领及其底下众多帝阶至强统领纷纷为之变色。

“没错!”月权急切应道:“我在回来的途中,曾经仔细地将整件事情又联想了好几遍,可以确定一点,那就是对方如若没有比较高阶的血脉来炼化阵石,绝对没有其它办法能够如此轻松地骗过我!”

“这怎么可能?!”月大统领惊愕道:“你乃是血族旁枝的后裔血脉,这世间除了血族皇族嫡系血脉以外,绝对不可能有其它人的血脉。。。”

说到这里,月大统领突然定在了那里,他脑海中猛然浮现一道身影,赫然便是那个失踪有一阵子的月熙公主。

虽然月熙公主平日里并没有明显表现出对杜龙有什么异常情绪,然则,凭月大统领的眼力自然能够看出她的某些想法,包括她此次不告而别也在其意料当中。

大帐内,似乎也有些人也想到了这一点,只不过却并没有任何人说出口,此事一旦泄露出去,对于整个血族而言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一旦此事被另外三族获悉,届时血族勾结盘古阵营一事,必将会越发的难以解释清楚,另外三族的人,很有可能会采取更加激进的方式来对付血族!

“罢了!”心念电转间,月大统领这才摆摆手转移话锋道:“事已至此,只能希望另三族可以尽快平息怒火,毕竟此事我们血族也是有错在先啊!”

“大统领所言甚是!”当即有位刚刚也联想到月熙公主的帝阶统领慌忙开口道:“为今之计追究任何人的罪责都为时已晚,还是要先安抚好另外三族才是正事!”

“没错。。。”

这些人能够成长为帝阶统领,一个个都是老而成精的人物,纷纷顺着这个话茬聊了下去,很快所有人就统一意见。

“既然如此!”月大统领最后总结道:“趁现在另三族还在气头之上,他们不派遣使者过来的话,那我们就主动派遣使者前去请罪吧!”

正如他所言,为了平息另三族的怒火,血族愿意主动派遣使者前往三族大本营,希望能够借此来展现血族的诚意,就算无法顺利化解矛盾,最少也要将血族主动认错的姿态拿出来。

很快,三个使者团就被派遣出去了,分别通过传送阵台赶往域外三族的大本营去了。

力族大本营,主帅帐内此刻聚集了三族的众多高层人员,他们讨论的正是关于蓝水秘境内部,所出现的那个惨烈损失。

大帐正中,一群幸存下来的力族帝阶强者们,也正在向三族高层汇报此次大战的详细经过。

“可恶的血族?!他们难道疯了吗?!仅仅为了削弱我们三族的实力,竟然就敢去勾结盘古阵营?!他们难道就不怕遭受三族联手围攻吗?!”魂族大统领有些不敢置信地怒骂道。

“哼!”尸族大统领瓮声瓮气地冷哼道:“之前就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我们还给过一次机会,没想到这才过去多长时间?!竟然又发生了一次几近相同的情况?!”

“是啊!”力族大统领阴沉着脸道:“相同的错误犯过一次也就罢了,接二连三地犯下相同的低级错误,血族那边到底想要干什么?!要知道,此次蓝水秘境任务,一直都是他们在策划!”

“没错!”魂族大统领紧随其后道:“由始至终,他们都不愿意说明血皇为什么会对天帝战场内部的一名帝阶强者杜龙那么在意,还特意要求务必力以赴地将其灭杀,我觉得此事太过诡异,也许根本只是血族单方面的借口罢了,目的就是为了诱我们三族进入陷阱!”

“可恶!”尸族大统领暴怒不已道:“仅仅只是为了对付一个帝阶强者,就动用了血影攻杀大阵?!”

“最后,这个血影攻杀大阵却并没有伤害任何一个盘古阵营的成员,也没有伤害任何一个血族族人,仅仅只有我们三族遭受重创,若说这背后那两方之间没有猫腻才叫怪事了!”

“。。。。。。”

大帐内,不断响起阵阵愤怒的议论声,所有人几乎如出一辙地都在怀疑血族,事情发生得太过凑巧,由不得众人不去怀疑他们。

最后,三族高层形成统一意见,无论血族有没有勾结盘古阵营,此次三次所遭受的损失也都要让他们来付出相应的代价才行。

毕竟,此次蓝水秘境任务发起者是血族,三族的巨大损失也源自于他们的血影攻杀大阵,无论如何血族都有脱不了的干系!

“报!血族派来使者请求面见大统领!”主帅帐外,一员力族银甲战将大步流星地冲入帐中,向主位之上的力族大统领恭敬汇报道。

“噢?!”力族大统领愣怔了一下,脸上泛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神情与众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后,这才大手重重一挥道:“让他们进来!我倒想看一看血族准备如何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待!”

很快,被派往力族的使者便大踏步走了进来,在看到帅帐内三族大统领等一从高层齐聚一堂后,他既有一些忐忑又不出乎意料之外。

早在被派遣出来以前,他就知道力族这边三族高层齐聚,正在商讨此次蓝水秘境任务失败一事,之所以没有请血族大统领与会的原因不问自明。

“月商拜见库申大统领!”血族派来的使者帝阶至强统领月商恭敬地朝主位之上行了一礼,然后笑眯眯地朝一旁的另两族大统领打着招呼。

“没想到魂族、尸族的大统领也都在场,我们血族还特意派了另两支使者团队前往尸魂两族,看样子他们此次都要扑了个空啊!”

面对月商明显带有主动示好的表现,尸魂两族的大统领仅仅冷哼一声,丝毫没有要给他任何面子的打算。

此次蓝水秘境他们的损失只能用惨重来形容,故而对血族自然没有任何好感,没有当场动手杀人就算是好的了。

“月商!”主位之上,做为力族的主人库申不得不冷着脸主动开口说道:“废话不用多说,我们也不想听血族的任何解释,解释再多也只是为了开脱血族的罪责,对于解决问题不会有任何的帮助!”

“没错!”尸族大统领立即瓮声瓮气地接茬道:“如果你是来为血族狡辩的,那还请立即滚回血族大本营去!”

面对神色不善的三位大统领,月商心底压力山大,却不得不顶着巨大的压力开口道:“三位大统领且先不要大动肝火,此次在下奉月大统领之命出使力族大营,乃是要代表血族向另三族道歉来的,绝对没有半点想要为自己开脱罪责的意思!”

“唔!”力族大统领库申神情稍缓道:“关于血族罪责一事稍后再谈,我现在问你一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如若不然的话,那就什么也不要再谈了,直接给老子滚回血族大本营去吧!”

“是!还请库申大统领示下,月商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月商始终保持着不亢不卑的笑脸,面对三族大统领言语上的不敬没有任何不满之处。

“很好!”库申稍稍坐直了身体道:“之前我们曾经询问贵族为何要布下这样一个陷阱,却仅仅只是为了对付区区一个盘古世界的帝阶强者,可惜月那家伙始终不愿意松口!”

“现如今我依然还是要提出同样的问题,如若你们还是不能给出满意答复的话,那就有理由怀疑血族在联合盘古阵营在削弱另三族的实力!”

“这个嘛。。。”

月商当即愣住了,显然没有预料到库申大统领竟然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事关血皇陛下的脸面问题,他可不敢当众揭穿迷题。

否则,将来若此事传入血皇陛下耳中,那他的下场绝对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死!

“哼!”尸族大统领毫不客气地怒喝道:“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愿意回答,居然还敢说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大话?!千万别告诉我们说你并不知道背后的详情,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你就赶紧滚蛋吧!”

“不不!”月商慌忙摆手道:“事关。。。我族血皇陛下。。。在下愿意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实相告,但是还请诸位允许。。。只传音告诉三位大统领可好?!”

现场众人纷纷为之变色,事关血皇那种大能强者,没人敢对此有任何异议,只要三位大统领听完以后没有异议就行了。

“可以!那你就先将此事告诉我们三个人吧!”库申倒也没有过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于是乎,月商开始将血皇的分身印记被杜龙毁掉一事,向三大统领简单地传音讲述了一遍。

‘诸位大统领!’月商解释完毕以后,这才补充说道:‘事关血皇陛下的脸面问题,故而我们一直将此事隐瞒下来,希望诸位日后千万不要将此事泄露出去,否则吾命必休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