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赦天下软件

“许前辈,晚辈苏阴,曾经苏国的太子。”

苏阴先朝许云峰行礼道。

“跟苏寒一母同胞?”

许云峰淡淡的道。

“不是,苏寒的母亲来路不明,早已失踪。

我母亲出身南宫家,可就在前不久,苏寒在皇宫内当着我的面,杀了我母亲,更是把南宫家满门抄斩!”

苏阴缓缓看向四周众人:“此子生性卑劣,睚眦必报,更是没有半点亲情可言,他,早在离开苏国之前,就已经堕入魔道了!”

有些百姓不明真相,顿时哗然,不少来自外界的武者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得知苏寒连其父亲的皇后都敢出手打杀,心中更是暗自骇然。

“还有我,我是林光远的女儿,曾经神策上将府的子弟。”

林薰儿缓缓开口,声音带着一丝凄凉:

“曾经我被指定为苏寒的太子妃,就因为我不愿屈从他,他就因爱生恨,找了借口杀了我爹,更是灭了整个林氏宗族!”

四周再次一片哗然!

忧郁气质女穿泳衣海边写真

“我听闻苏寒天纵奇才,只是个胎息境武者,他会爱上吗?”

台下突然有人大声囔囔道。

林薰儿面色微变,苏阴冷笑一声:“爱情无关乎修行境界。”

“事实已经很明显了。”

张晓辉笑眯眯的站起身:“苏寒对自己亲族,都可下如此毒手,何况是那些无辜的死伤者?我建议,先从苏寒的爪牙开始审判,若苏寒还有点良心,自然会现身。”

“可。”

许云峰微微点头,朝神武候方向看了一眼。

神武候见状,立即大手一挥,随后众人便见贺言和李明晔被牛老三等人带到高台上。

贺言身上没多少伤势,还算是干净,可李明晔身上却尽是血污,两个小腿已经发臭发黑了。

“李公公……”

苏阴见到李明晔这般惨状,神色不禁产生了些许变化,他不明白,为何李明晔不愿背叛苏寒?

“那是曾经东厂的厂督李明晔吧?”

“看来在天牢里没有受罪。”

“活该,谁让此阉狗助纣为虐。”

“李公公,苏寒到底给了什么好处,能让如此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

苏阴忍不住开口喝问道。

李明晔曾经是南宫玉儿的人,也是他的人,为何转眼间就会产生这么大的变化?

“二皇子,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

李明晔有些感叹。

“快回答我的问题!难道也认为苏寒比我强吗?”

苏阴低声喝问道。

“问题?什么问题?老奴这辈子,只是忠于苏国的皇族,这么简单的问题,二皇子难道想不明白吗?

二皇子今日来此,可知道若苏国真落到这些妖魔鬼怪之手,那就是改朝换代呀!”

李明晔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如夜枭般诡异,其笑的时候,还看了四王爷一眼:

“四王爷啊!就是个旁支,也想觊觎帝位?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呢!”

“没想到他对皇族竟如此忠心……”

黄妃等人脸色都有些古怪。

“这阉狗说什么!”

苏夏雨突然爆喝一声,祭出了丹海之中的神兵,剑指李明晔。

四王爷神色不变,不过其颤抖的指头,可以证明他此刻心中有多么愤怒。

一个阉狗,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辱骂他!叫他撒泡尿照脸?该死啊,该死啊!

“好了,他们就是苏寒的同党,为苏寒说话也很正常。”

许云峰淡淡的道。

苏夏雨闻言,这才收起神兵,只是望着李明晔的眼神,依然充满了森冷的杀意。

许云峰缓缓来到李明晔和贺言两人面前,随后取出诸天符,把二人的景象拍了进去。

“今日,我会在诸天江湖内公开处置这两名苏寒的同党。”

许多武者来不到苏国,都在候着许云峰的帖子,见其开始更新后,帖子的热度越来越高,回帖之人也层出不穷!

青州行走苏寒的同党,要被人处死了!

只要这个消息传扬出去,谁会不好奇?

毕竟苏寒今非昔比,其可是众仙圣地武王都承认的青州行走呀!

贺言在牢狱里没有遭受多少刑罚,但今日真到了此地即将被处死后,心情还是有些复杂的,他努力控制自己的眼神,不想被他人看出破绽。

这一点,李明晔做的比他强。

因为李明晔正如同一个疯子似的,露出癫狂的笑容,望着在座每一个人。

有一些曾经与李明晔同朝办差的人见到他这幅表情后,心中忍不住震惊起来。

这可是李明晔准备整人时,才会露出的神情,可现如今,李明晔都成了阶下囚,还怎么整人?不能整人,为何又要露出这种神情?

“前辈,这是他们两个的罪状。”

牛老三一脸讨好的看向许云峰,双手捧着一本厚厚的册子。

许云峰微微点头,接过册子宣读了起来。

不到盏茶功夫,李明晔和贺言的罪名就被罗织到了二百条之上,其中大多数都特意点出,是苏寒吩咐他们做的。

“哈哈哈!谁做的这本册子?他就是个傻子啊。”

李明晔忍不住怪笑道。

牛老三神色微微一变。

“十几年前的陈年往事也要拿出来说,那时候摄政王才几岁?哈哈哈!”

李明晔的笑声之中,充满了嘲讽。

许云峰没有回应,只是淡淡的扫了牛老三一眼,牛老三吓得双腿发抖,忙低下头颅。

“罪名已经宣读完毕,们可有辩驳之处?没有的话,就先苏寒一步去地府,迟一点,我会送他下去。”

许云峰淡淡的道。

“我死不掉的,摄政王已经回来了,我死不掉的,哈哈哈!”

李明晔目光突然锁定住一个方向,随后癫狂的大笑起来,笑的他眼泪横流!

众人反应过来后,齐齐朝那看去,却见苏寒负手踏空而来,如闲田信步,不过几息时间,便落在高台之上。

“苏寒!”

众人心神巨震!

来者,正是讨逆大会的主角,苏国摄政王,苏寒!

“踏空步?”

“不对,不像是踏空步,他难道突破元丹境了?”

“看气息也没有啊。”

“终于舍得露面了。”

许云峰望着苏寒,不动声色的倒退了一步。

不错,他退了。

因为他知道慕容沣差一点就死在苏寒手中,而他的实力与慕容沣相差无几。今日真正出手对付苏寒的,另有他人,他,只是负责引苏寒出来罢了!